首页 > 文章内容

中柬联手围剿"杀猪盘":逮捕207人,冻结银行账号1200个;一个群动辄诈骗6000多万,受害者持续举报

作者|陈龙 编辑|张弛

肆虐东南亚、侵害无数国人的"杀猪盘"诈骗产业,早已引起中国警方的警觉。自2018年起,中国开始着手谋划对柬埔寨"菠菜业"动手。

2019年8月,这一计划终于付诸实施,中柬两国达成合作。根据中方情报,由柬埔寨警方负责具体行动,以捣毁盘踞在柬埔寨各地的非法"菠菜"窝点。一个多月来,柬埔寨警方展开了多次抓捕行动,中国公安也先后几次,将数百名涉嫌"杀猪盘"诈骗的人押解回国,并进行深入侦查。

与此相伴,关于柬埔寨尤其西哈努克港(简称西港)局势动荡、经济衰落的新闻也扰攘不息。

过去几年,因为大量中国资金涌入柬埔寨,海滨小镇西港迅速崛起为"东方小拉斯维加斯"。伴随非法博彩业在当地的迅猛发展,西港也变成了"黄赌毒"聚集地。不过,当地华商认为,非法博彩只占西港经济的极小比重,此次经过中柬警方强力清扫后,西港未来的发展前景会更好。

而国内遭受"杀猪盘"侵害的人们,则盼望清剿"杀猪盘"的行动,可以及早扩大至柬埔寨之外的东南亚其他地区。

"菠菜大军":"没有梦想,何必西港!"

成千上万的中国年轻人被送到柬埔寨西港,从事网络博彩"杀猪盘"诈骗。他们把诈骗工作称为"种菠菜",自称"菜农",因工作内容主要是加人聊天,又戏称自己是"狗推"。尽管没人能确切说出这一群体在西港究竟有多大规模,但随处可见的"菠菜公司",已经让这里成为近几年"杀猪盘"诈骗产业最聚集的地方。

不少人是被欺骗才来到西港,但现实与暴利的诱惑,某种程度也让西港成为"菠菜大军"放飞梦想的热土。在人贩子"蛇头"、培训"导师"和老板的轮番"洗脑"下,有时"菠菜"们自己也会反复喊出那句口号:"没有梦想,何必西港!"

柬中记者协会主席刘晓光1999年就到柬埔寨工作,他亲眼见证了2016年如何成为西港的分水岭。"当初只是个很安静、很漂亮的小城,一到假期大家都去那里玩。"而在当年,柬埔寨警方还打击过一波非法网络赌博,后来许多公司逃到了菲律宾和周边国家。就在那一年,随着中国广东、湖北、福建的投资商大批进驻,西港开始飞速发展。"现在再去看,大部分行业都是我们中国人在做。不过,高楼大厦多了,整个环境也脏乱差了。"

西港华商协会会员李熙(化名)认为,2016年,国内制造业的过剩产能随着"一带一路"向外输出,当时许多资金向东南亚寻找出口,而西港经济萧条,这给了中国人一个"捡漏"的机会。

"一些有魄力的人敢于投资,在西港拿地。"李熙说,当时大部分人持观望态度,只有几十个中国人首先进来,"他们大面积拿地,当时的地价可能只有5毛到一块钱之间。"随着基础设施建设迅速兴起,昔日以"玻璃海"沙滩闻名的西港小镇逐渐繁荣起来。

2018年年初,由于中国国内开展了大规模"打黑除恶"运动,甚至连澳门的博彩业也受到影响,因此,那里的博彩产业及会所顺势转移,在西港扎根生长,但更多的则演变为"杀猪盘"诈骗产业。这种趋势在2018年下半年更为明显。

不断涌入的热钱和人气抬高了西港的地价。最初买的地,三年间足足涨了十倍。更有一个极端例子,某老板在市中心地段,以每平米1美元的价格买了地,后来涨到120美元,他立刻出售,谁知一年之后,此地价格已经涨到400美元。"所以西港当时就号称是一个创造财富的地方。"

与之相伴的,还有"菠菜业"的高歌猛进。前两年,柬埔寨政府共为全国170多家赌场颁发过牌照,其中只有70多家实际营业。但不断增多的非法"菠菜业",却将地价和物价炒得更高,助长了西港的经济泡沫。

李熙前几年多次来西港考察,他看到了本地物价的虚高。"宿舍里一个包子卖0.5美金,约合3.6元人民币,一根油条3块人民币。我租一间18平米的房间,只有两张床和一个卫生间,没有洗衣机,都要700美金,等于将近5000元人民币,这房租都超过北京了吧。但很多人来了还是租不到。"李熙说,这部分是因为"菠菜公司"大量招聘人员,要提供住宿所致。

这几年,西港的建材公司迅速增加,酒店也在涨价。一家酒店出售,原价2000美元,后被层层转手,补充6张合同,加价到1万美元。李熙说,"虽然不能说是'菠菜业'造成的,但前几年我就感觉,西港的经济泡沫是不正常的。我不看好违法博彩,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繁荣发展是靠犯罪来维持的。"

与此同时,当地社会治安状况急剧下滑,令西港逐渐异化为"罪恶天堂"。"经常发生一些治安案件,基本每天都有发生,造成负面影响。有声音就说,这是中国人绑架中国人。"

而这样的西港,正是"菠菜大军"冒险求财的地方。但巨额收益之下,大部分"菜农"却过着炼狱般的生活,"护照被扣,一身债务,想走都走不了"。更重要的是,在各种激情的口号和喧哗声中,中国投入大量财力物力建设的西港,给国人造成的损失和伤害却日益增加。李熙说,"以前中国还可以宣传,西港是'一带一路'的一张名片,如今诈骗犯罪猖獗,反成了烫手的山芋。"

联合行动!中柬警方清剿"杀猪盘"

从2016年冒头,到2018年中国各地"杀猪盘"案件数量激增,跨国打击这一黑色产业已经势在必行。2018年4月,中柬警方领导会面,中方表示,支持柬埔寨警方严厉打击在柬华人的犯罪活动,依法保护中国公民和投资者的安全。

2019年8月13日,中国公安部代表团访问金边,国际合作局局长廖进荣与柬方商讨联合执法,并指出,西港是此次执法的重点。

14日,柬中召开会议,双方同意成立"协调办公厅(单一窗口)",便利展开打击金融、网络诈骗犯罪合作。柬埔寨国家警察总署总监涅沙文说,网络赌博不仅影响中国,同时也严重损坏了柬埔寨的形象,因此必须全面清扫。而"协调办公厅"就将打开通道,双方将交换信息,提供外逃到柬埔寨的中国犯罪嫌疑人特征和人数的具体资料,以便柬方调查拘捕并遣返。

当天,中柬就联手展开雷霆行动,在西港抓捕了127名诈骗嫌犯。当地媒体报道,当天警方一举捣毁4个作案窝点,查获涉案电脑350多台、手机500多部、现金300多万元,以及大量话术本、账本等证据材料,冻结银行账号近1200个,涉案金额近1亿元。这被认为是中柬联合清剿西港非法博彩业的信号。

8月18日,柬埔寨首相洪森签发了禁赌令,包括3个重点:全面重磅打击任何形式的网络赌博;有执照的网络赌博公司,期满后不可再续;即日起全面禁发任何形式的网络赌博执照。8月30日,洪森在内阁会议室进一步发出命令:所有违法网络赌博活动必须在2019年全部铲除。洪森还说,"柬埔寨需要在旅游、文化和生态旅游服务的基础上发展国家经济,而不是依靠网络赌博提高国家的收入。"这等于正式宣布了柬埔寨境内"杀猪盘"的非法地位和待毙命运。

此后,中柬警方在西港、金边、波贝、巴域、木牌等几大城市,同步展开搜捕行动。其中,8月21日警方在巴域市扣留365名中国嫌犯。9月9日晚,柬埔寨移民局在金边抓捕105名涉嫌网络诈骗的中国人,当场缴获80多台电脑。10日早晨,金边警方在首都两个区清剿两个非法网络诈骗窝点,逮捕了207名中国嫌犯。

这几轮迅猛的抓捕行动,引起西港"杀猪盘"公司的恐慌不安,许多公司迅速解散员工。与此同时,西港则不断传出"菠菜大军"归国的消息,其中一则消息称"7天内9万中国菜农不能回国,滞留机场"。但李熙说,他的朋友就在西港机场工作,"西港机场很小,日吞吐量只有5000人,候机楼差不多只有中国一个乡镇的汽车站那么大,9万人滞留,是不可能的。"

他说,打击非法博彩后的一个月,西港机场出境中国人为19万,入境中国人则有15万,后者包含不少投资者,"这个差额在正常范围内,可能确实有'菠菜大军'回国,但并未达到动荡萧条的程度。"

8月28日,两架中国民航包机从金边起飞,将150名涉嫌电信网络诈骗的犯罪嫌疑人押解回国。官方通报称,初步核查,这些嫌疑人涉及全国28个省市的100余起案件,涉案金额近亿元。

李熙说,一个月来,警方常常在凌晨两三点出动,实施突击抓捕。"东南亚各国,柬埔寨和中国的关系是最友好的,几十年来,中国对柬埔寨基础设施援建的贡献也很大。这次联合执法,肯定是下了决心的。"

西港之后,东南亚依然遍地"亚杀猪盘"

西港非法博彩遭受重击后,当地出现了大量空荡荡的大楼。受此影响,娱乐消费、租房市场和餐饮业等均受到不同程度影响。

但李熙觉得,这只是暂时现象。"西港的博彩90%是没有牌照的,他们对本地经济并不能带来太大的作用。上班都是军事化管理,每天开大巴在宿舍和公司之间接送员工,出门抽烟还要验证件。基本消费只限于租房和衣食住行,而且在博彩园区里的超市就能解决。所以我认为,非法博彩对西港经济的影响,还不到10%。"

相反,国内资金杠杆还有充分的后续力量继续来西港投资。"敏锐的浙江人,还有深圳一批人,被我们称为'抄底大军',他们也在观望。还有一些有实力的华侨二代三代,这两年也都把资金投进来了。"李熙说,"经济结构和人口基数已经堆起来了,这次扫清黑色产业,反而会让西港经济的环境更好。"

但在国内,成千上万的"杀猪盘"受害者,暂时尚无法从柬埔寨的清剿行动中直接受益。从2016年起,云南曲靖某县男子王浩开始进入一个上千人的"福利彩票"群,3年间,他不断借贷,总计损失437万。直到2018年3月底,他发现后台篡改数字,才察觉遭受诈骗。那个群里,一半人都是托儿,剩下约500人是和他一样的受害者。他感到很痛心。

此后他通过个人力量察知,诈骗公司的幕后老板在广东汕头,并借助一个工程承包公司洗钱。"他们通过浙江一家公司购买了美国的服务器,但他的公司在菲律宾。"可是,对此他毫无办法。

一年半过去,他仍未说服当地的公安局进行立案。"他们说这事他们管不了。他们不知道'杀猪盘'这样的诈骗,也不认可这是诈骗。他们觉得只有女生被骗才是。"

2017年,湖南的孙光辉被一个网友诈骗了30万。此后一年多,他一直做反诈志愿者。在维权群中,他先后找到48个受害人,疑似被老挝的同一个诈骗组织诈骗。"收款人是同一个,收款时间也集中在当年的下半年。"但他们根本没有力量撼动这个无形的"吃人狂魔"。"我们48个人,总共被骗六七千万。上哪儿去讨回钱呢?至今也没人来帮我们……"

被骗到马尼拉当"狗推"一个月的广东人程嘉禾回国后,一直想举报骗他的菲律宾公司和"蛇头"。"我不想让更多的人受到伤害。"他是个正直的人,没挣一分钱就赔钱逃回了国。他保留着当时赔付公司的微信记录、赔款单和公司主管的微信。但到当地派出所报案时,警察也无能为力,说这在那边是合法的。"看那个'蛇头'的朋友圈就知道,他每个星期还在往那边送人。如果都不去举报他们,那太让人伤心了。"

*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【凤凰WEEKLY】创作,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相关新闻
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网站简介 - 广告服务 - 诚聘英才 - 联系我们 - 法律声明 - 友情链接